curl_fetishist

[娜俊]L'ami de mon ami


写在前面:

娜俊,娜俊,娜俊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然后还有一丢丢一丢丢马诺

看了侯麦的l'ami de mon amie, 觉得这个设定很好玩,虽然是很俗气的故事,但侯麦拍得好,我就忍不住想写…

 

Part 1

搞完数据库的时候看了眼时间,很好,没超过四个小时,还不到三点。我伸了个懒腰,李杰诺的电话就是这时候打了进来。


“哟 bro, 游泳去不去?”


“不了吧,刚做完作业,午饭还没吃。”我捏了捏太阳穴回答。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声音:“那正好吃完饭去,我请你,我们都两星期没见了,你不想我?”


我想了想,好像是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李杰诺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初中,高中,关系好,甚至性取向都一致,大学也报了同一所,本以为还可以形影不离,没想到选的专业不仅宿舍楼隔了老远,教学楼也离了十万八千里,大学课业忙碌,见面机会自然是少了很多。


看了看窗外,太阳正高,各种树木像是等不及似的早早抽了绿,郁郁葱葱一片,才四月的午后,就已经有闷人的热意笼罩,此刻去游泳也不是个坏决定,想想还是答应了。


.


餐厅离学校不远,我到的时候座位上已经坐了人,李杰诺还特地提前给点了披萨,算这小子贴心,中午忘记吃饭的我此刻早已饥肠辘辘,匆匆打了个招呼便开始进食。


“慢点,又没人跟你抢。”李杰诺眯着眼睛一脸嫌弃,他大概是不饿,只端起果汁抿了两口。


“怎么突然想起叫我出来?”一块披萨下肚我终于活了过来,有心思跟李杰诺搭话了。


“想游泳了呗,仁俊出去写生了,正好好久没见你了。”


不是李杰诺说我都快忘了,他还有个叫黄仁俊的男朋友。他们刚谈恋爱那阵有几次和李杰诺约见面,他说要带男朋友来每次都阴差阳错未能成行,后来便也放弃了。


李杰诺不爱用社交工具,更别提在网络上秀恩爱,我对别人的事也不喜欢过度打探,于是很神奇的,作为李杰诺的头号亲友,我至今都不知道这位传说中的男朋友究竟长什么样。黄仁俊三个字给我的印象,不是某个人,反而成了李杰诺男朋友的代号。


“原来我只是别人的替代啊,别人不在才找我?”我故意打趣道。


李杰诺本来捧着手机玩游戏,闻言默默瞥了我一眼,游戏也不打了,没有表情地轻轻叹了口气:“没有的事。”


我看他的表情不太对,还是关心一句:“怎么了,出问题了?”


“我和仁俊,怎么说呢,相处越来越难了。”李杰诺彻底放下了手机,换成两只胳膊交叠趴在桌上的姿势,“有时候我觉得他的要求太多了,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可是仔细想想,好像也都是正常情侣间该做的事情,可能是我太迟钝了。可是有时候我一个人回想,又觉得他过于以自我为中心了,为什么总要我按照他的想法来呢。”


“你还喜欢他吗?”


李杰诺居然犹豫了,眨了眨眼愣了几秒,可还是给了回答“大概是喜欢吧。”


我看他自己都很不确定的样子。


“可是有时候他太情绪化了,我搞不定他,他跟你冷战的时候能让人抓狂。”


“怎么说?”


仿佛没听见我的话,李杰诺像是给自己确认似的:“我应该还是喜欢他的吧,可是有时候看见别人也会想要是和这个人谈恋爱会怎么样,和仁俊大概还是需要慢慢来。我不能说一下子就不爱他了,我又没有遇见别的人,对吧?”


他这话说的语无伦次,两人的关系带来的似乎更多是苦恼而不是快乐,照我的性格,一段关系到这种程度其实该没有必要继续维持了,可是他似乎还想坚持,我也无法多说什么,只好学着他先前的模样,故作深沉地抿了两口果汁。


“不说我了,你呢,最近有没有情况啊,总不能一直单身吧?”


我一口果汁差点喷出来,拜托,李杰诺,动动脑子我怎么可能两星期之内迅速给自己找了个男朋友?


见我翻了个白眼,李杰诺讪讪地笑了笑,眼神顺势转向我的后方,他尴尬的笑容很快就转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笑容。


我回头,有位男生正向我们走来,他对着李杰诺招手,李杰诺叫他马克哥。


那男生似乎是李杰诺的直系学长,他来得突然走得也快,大概已经用完了餐有事要忙,同我点了点头,匆匆和李杰诺问个好便离开了。


我问李杰诺这人是谁,李杰诺惊讶地挑了挑眉:“你也有好奇别人的时候啊?我还以为你除了电脑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呢?”


我顺着他的玩笑,“对啊,他的确长得帅!”


“李马克可是我们商学院的风云人物,成绩好,长相好,就等着大四毕业去美国深造了。”


我看杰诺说的语气真诚,大概是真的佩服这么一位学长,忍不住调侃:“嫉妒啊你?”


“我那叫敬佩以及羡慕,什么嫉妒不嫉妒的,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罗渽民!”


我笑笑不说话,李杰诺又开口:“而且他性格真的很好,帮过我几次作业,还会说唱,唱得还很好,你听了绝对也服气!”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李杰诺这么会夸人呢?


他突然又神秘秘地低了头,压低声音害怕别人听见一样:“渽民,你觉得他怎么样?”


“蛮好的?…长得帅还成绩好?”我疑惑道。


“我给你俩撮合撮合?我看你俩合适。”


不知道他这一出又是哪里想来的,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半真半假地回答道:“你这么热情?那行啊!”


李杰诺点点头,塞了口水果又笑开了花:“行,我记着了。”


我只当他在开玩笑,也没放在心上,只说吃饱了该去游泳馆了,便拿起衣服准备离开,李杰诺也没继续话题,点点头同我一起起身。


 

Part 2

大概是最近课业不忙,上星期刚同李杰诺见过面,这星期他又来约我,说是要去博物馆看画展,我奇了怪了李杰诺怎么也不像对画展感兴趣的人,正准备问呢他又说是黄仁俊要去的,怪不得。


“黄仁俊要去你拉着我干嘛?”


“这不我和仁俊也谈了这么久了,你俩也该认识一下了嘛,而且你对这些不是也还蛮感兴趣的嘛?”


“我只是对现代艺术感兴趣,古典画派真了解不多,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这个都不知道?”


李杰诺不说话,就在电话那头傻笑,我叹了口气。


其实上次听李杰诺形容,我对这位黄仁俊多少还是有点好奇,什么样一位人物能把李杰诺这样大咧咧的人搞头痛,不见识一下多少有点遗憾。


带着不知名的心思我半推半就地答应了邀约,电话那边很快抛了时间地点出来,星期日下午一点半校门口地铁站见。


.


天公作美,前一天还阴雨绵绵,湿漉漉的空气把人整个浸泡了遍,到星期日又晴空万里微风徐徐,不复上个星期的闷热,是个出游的好天气。我心情不错,戴着耳机哼着歌慢悠悠往地铁站走。


远远看见李杰诺身边站着个人,我只能看到他半个背面,穿白色卫衣浅色牛仔裤,个子比李杰诺稍微矮点,两人正说着话,手也无意识地比划着什么,动作幅度看上去有点大。


等走近了我才听出来他们似乎在争执什么,李杰诺无奈地扶额,见到我眼睛都亮了,连忙同我打招呼,那人才转过身来。


怎么说呢,我算是理解为什么李杰诺还想维持自己同黄仁俊的关系了,毕竟,长得好看的人就连生气的表情都赏心悦目。


黄仁俊蹙着眉,脸色因为刚刚的争执而微微泛红,嘴巴无意识地轻轻撅起,阳光太好了,他又穿着白色的衣服,整个人看上去像在发光一样,我的脑海里只出现了一个形容词:嗲。此刻的他真的像极了故作生气其实在向你讨要亲吻的淘气男孩,嗲气冲天。


我有点失神,故意咳嗽了两声以打破这大概三秒钟的尴尬。杰诺又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地开口:“渽民,刚刚导师给我打电话叫我回去干活,你也知道我很重视郑导的项目,所以今天?”


我没拿准他的意思:“你不去了吗?那…?”我看向黄仁俊,他摇了摇头,也不看我的眼睛,只说自己还是要去的,我如果觉得不方便不去也没关系,清亮的音色说出的话却语调生硬。


按我平时的性格大概也是要放弃的,可鬼使神差的,我说没事,之前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画展还蛮难得的,下星期就闭展了,我也很想去看。


李杰诺大概是傻的,听了居然很高兴,直点头,“一个人逛画展是没什么意思,你们一起也很好啊!”


黄仁俊往天上翻了个不太明显的白眼:“行了,你想走就早走吧,不是赶时间?”李杰诺看了眼时间叫了一声不好,连忙同我们说再见,飞快奔回了学校。


.


我和黄仁俊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其实还是有点尴尬,核对好在哪站下地铁后直到上了地铁,都一路无言。


正是午高峰的时间,即使平时空荡荡的线路都有点拥挤,我和黄仁俊被挤到了对门的角落,他比我矮点,又低着头,我只能看见他圆圆的头顶。


大概是距离近了,很快我就闻到了淡淡的香气,黄仁俊喷的香水大概持久度不够,午后两点已经散的快要没有,但正是这若有似无的味道反倒弄得我心尖痒痒,或者是地铁人有点多,我觉得自己脸颊有点发热,不自在地转移了目光,假装聚精会神地看广告。


余光里瞥到黄仁俊抬起了头看我,我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也转头看向了他,目光交汇的一瞬间黄仁俊又垂下眼,他清了清嗓子:“那个,渽民是吧,今天让你看到我和李帝努吵架,真的不好意思了。”


我没想到他还叫杰诺本名李帝努,我们一圈相熟的人几乎都快忘了他还有李帝努这么个虎虎生威的大名,杰诺杰诺的叫得顺口无比,毕竟他一笑眼都看不见的一点都不威风,杰诺反而更适合。


“没关系,杰诺真的蛮重视这个项目的,他以后还想跟着这个导师混的,咱们都得理解理解他嘛。”还是忍不住帮李杰诺说了话。


黄仁俊点点头,也不回答,看向窗外,只留一个忧郁的侧脸给我。


.


到博物馆时便看见画展的巨幅广告就挂在馆外,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画面中心便是那副世界闻名的《无名女郎》。黄仁俊的心情似乎终于好了一点,至少看向那位沉静高贵的美丽女郎时,他一直下垂的嘴角似乎上扬了起来。


星期日,大概没有一个公共景点是不拥挤的。


我们随着人群缓慢往前移动,偶尔驻足听志愿者们的讲解,仁俊还带了单反,基本上每副画都要仔细拍两张细节才离开。由于要等其他的人拍完,我们其实走得非常慢。


“渽民你急不急,我可能有点慢,想拍一拍细节回去仔细看看。”他不好意思地抹了几下鼻尖。


我摇摇头,示意他不用在乎我,“你想做什么就做,我今天就权当陪你,毕竟我是外行啊。”


仁俊闻言更羞涩的样子:“其实我是学平面设计的,只不过修了艺术史,就想过来看看。”


我惊诧了,我一直下意识的以为他学的油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结论,没想到他竟是学平面设计的,“那你们岂不是有很多课是在C栋上?我居然一次都没见过你!”其实我还想说,如果我见过你一定不会忘记这张脸,但这半句被我默默咽了下去。


“我有见过你几次,渽民在人群中真的很显眼,没想到你居然和帝努是朋友。”


仁俊突然的坦诚让我有些飘飘然,原来早就见过我啊,还记得我,说我显眼,是在夸我吧?看着仁俊继续往前走的背影,我再也忍不住微笑。


 

“啊,这幅,终于到了。”


我看向让仁俊欣喜的那副画,希施金的《林边野花》。


“很多人来这里,不管内行外行其实都是冲着《无名女郎》来的吧。”


“可是你知道吗,这里的作品,我最喜欢的是这幅。虽然它不那么有名,甚至都不是希施金最杰出的作品,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也许很俗气,可是我看见这些绿色,就好像能感受到,生命,希望,活力,这些本该虚无缥缈的东西,很神奇是吧?”


其实仁俊并不需要我的肯定回答,他站在画前,眼神虔诚又热烈,专注的样子像是在看这世上唯一的宝物。


而此刻的我好像忘记了其它,整个博物馆低低的噪声都被隔绝了,只剩仁俊与这幅画,他看画,而我在自己轰隆隆的心跳声里,看他。


 

tbc.



 

文中提到的希施金的作品,本来想贴个图的,但网上找的图片觉得都没真迹好看,就放弃了==

评论(2)
热度(134)

© curl_fetishist | Powered by LOFTER